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murasaki-no-sono.tw!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上海普陀全套

银秋华 894万字 364710人读过 连载

安妙依。。。。一本讀|WwんW.『yb→du→.co
巨大的湖泊畔,佳木蔥蘢,奇石羅列,絲竹悠揚,往來之人不絕,很多人路過這里都會駐足。

忽然,一艘玉舟劃破天際,來到大湖上空,云煙繚繞,霧氣迷蒙,點點彩霞閃爍,飄渺而圣潔。

妙樂陣陣,婉轉幽幽,飄蕩下來,讓人沉醉,如九天仙樂,動人神思,滌蕩人的心靈。

“妙欲庵的傳人來了!”

“安妙依,一定是她。早已聽聞,妙欲庵的女弟子將要出世,有些荒古世家的弟子都為她來到了圣城。”

“她是未來的妙欲庵主,難道真的來了,這樣的話,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估計又要明爭暗斗了。”

……玉舟泛五光十色,上面立有一名少女,一身雪白的衣裙,輕輕飄動,將她那完美的身軀勾勒的動人之極。

湖畔,絕大多數人都是修士,目力自然極好,能夠清晰的見到少女的容貌。

她如明珠吐霞,出塵多姿,秀麗無比,神秀內蘊,玉骨天生,容顏幾近完美,挑不出一點瑕疵。

葉凡也是心中一動,這個名為安妙依的女子,真的美麗之極,可與顏如玉媲美,挑不出缺點。

她不過十**歲的樣子,體態纖柔修長,如仙玉精心雕琢,氣質冷艷,如雪肌膚,似帶著寒霜。

“這一定就是安妙依,早就聽說過,她容貌無雙,東荒難尋,是一位絕代佳人,可惜生在這個門派,注定明珠蒙垢。”

有人搖頭嘆息,似是很遺憾。

妙欲庵,名聲真的很不好,不然也不會在圣城營風月之地,她們的修行與此有關。

不過,豐姿絕世的安妙依,卻沒有一點風塵之象,明艷而冷冽,像是冰玉之身,看起來出塵而圣潔。

這是一種很強烈的反差,不少人都猜想,她是一個絕代尤物,應是春水化成,而然真實情況卻是冰肌玉骨。

彩光點點,安妙依讀力在玉舟上,青絲飛舞,白衣飄動,不食人間煙火,似月闕中的仙子,比諸圣地的圣女還圣潔。

葉凡神色很平淡,他并不怎么相信此女天生這樣冰潔的氣質。

他覺得,妙欲庵是把握住了人心,本是一個聲名不好的龐大勢力,但卻塑造出這樣一個神女、圣女,完全是在利用人的心理。

因為,她們的修行,最終是玉蓮染塵埃,不可能終身明凈出塵,終要落入風月之地。

這樣無非是更吸引人,更讓人動心,塑造一個清高淡雅,不屬于人間的女子,只為更勾動人。

“你笑的很邪惡,打什么壞主意呢?”旁邊,曾經告知葉凡一些消息的那個男子問道。

葉凡笑了笑,道:“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妙欲庵很不一般,將禮物包裝的如此瑰麗,在此釣盡仙魚。”

“你在說什么?”

葉凡微微笑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塑造出一個天之極盡的仙子,然后滿足一些人,有機會將她打落凡塵,正如你所說,諸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也多半會被釣來。”

這名男子反駁,道:“你在亂說什么,安妙依出生時,伴生仙光,天生麗質,圣潔出塵,絕非粉飾。”

“這樣說來,我說錯了?”葉凡說什么也不會相信這樣的傳言。

“妙欲庵雖然名聲不好,但是安妙依的確出淤泥而不染。”這名男子很維護。

葉凡嘴角露出一絲淡笑,道:“你才見到,就已如此,果然是上乘者如妙欲庵,風月的是人心,而非色身。”

“刷”

光芒一閃,天空中的五色玉舟沒入大湖深處的天空中,那里瓊樓玉宇,云霧繚繞,一片迷渺。

“奴家安妙依,夜月湊琴曲……”天籟之音,自霧中的宮闕傳來,清晰而淡雅。

可是,仔細回味,卻仿佛醉到人的骨子里,高潔妙雅中,動人心旌。

安妙依來到圣城,這則消息快速傳了出去,皎月初升時,將在湖中湊琴曲,引起無邊熱議。

毫無疑問,今夜妙欲湖畔將人山人海。

安妙依出世,早有傳言,她是當今東荒最美麗的幾個女人之一,麗名傳天下。

如今,玉蓮未蒙塵,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都會被引動而來。

葉凡離開妙欲湖,繼續走了下去,走了一個多時辰,也不過轉了圣城的一角而已。

繞過碧湖,他走入一條古巷中,也不知過去了多少年月,鋪在地上的石頭都被踩踏的光滑了。

總是見到恢宏的宮苑,連綿的殿宇,葉凡想進入這些古巷中,看看在這些犄角旮旯會遇到什么。

他七拐八轉,從古巷走出后,竟進入一片自由坊市,來到一片熱鬧之地。

葉凡很吃驚,這里雖然是一些地攤,與那些宮闕相比寒酸了不少,但是地上卻擺了不少好東西。

綠銅金精、赤紅玉髓、神血土、星辰石……各種珍貴的材料應有盡有。

很多東西,都是大黑狗想要搜羅來刻道紋的寶貝,在外界很難尋到,可是圣城的一個犄角旮旯里,都能夠找到。

這讓他不得不感嘆,圣城不愧為北域的中心,是天下風云際會之地。

這些東西只能擺在地攤上,像這樣的角落也不知道有多少,類似的自由坊市肯定多不勝數。

可以推測,在那些宏偉的樓宇宮殿中,一定會有更珍貴的東西。

葉凡轉了半圈,又見到了不少稀珍的藥材,玉蛇蘭、九葉鳳凰草、赤月果、烏玉神蓮……馨香撲鼻,絕對是珍品。

“只要有源,真是什么都能買到。”他有些感嘆,源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源是萬萬不能的。

葉凡轉了半個坊市,來到了賣石料的地方,這些攤位各自都只擺了幾塊石頭而已,看起來很普通,沒什么異常之處。

可是,葉凡卻有些心驚,這些石料都不簡單,竟沾染有一絲太初的氣息,一問之下,昂貴的離譜。

“年輕人買一塊石料吧,信譽保證,太初老坑的籽料,有時也會切出驚天的寶貝來。”一個老漢蹲在地上,向葉凡推售攤位上的幾塊奇石。

自由坊市人流很多,來來往往,不時有人停下。

葉凡一抬頭,頓時一驚,在自由坊市的上空,竟有一片懸空的宏偉天宮,巍峨不凡。

“那是什么地方,難道又是一處風月場所?”

“年輕人想什么呢,這是天妖宮的寶闕,是圣城的七大拍賣行之一,經常有絕世瑰寶在這里拍出天價。”旁邊的老漢道。

“懸空的拍賣行,真是奢侈……”葉凡一陣無言,好半天后才問道:“有神源嗎?”

“有,的確有,確曾拍賣過。”老漢認真的點頭。

“咝”葉凡倒吸冷氣,他覺得來圣城還真是來對了。

老漢道:“這有什么,天妖宮的寶闕,身為圣城七大拍賣行之一,什么都曾拍賣過,半年前曾展出過一卷古經。”

“什么?!”葉凡真的被驚住了,無上秘典乃是圣地專屬物。

“不是完整的,據說只是一卷殘經,只涉及到某一個秘境。”

縱然如此,葉凡也是深感吃驚,圣城果然不凡,連神源、古經這樣的神物都有拍賣。

老漢笑道:“年輕人第一次來圣城吧,呵呵,說起來數曰前天妖宮寶闕還拍賣過龍紋黑金呢。”

“不會吧,連這種東西也有得拍賣?那可是千百世難得一見的大帝的專屬圣物啊!”葉凡心中直跳,搖光的極道圣兵就是龍紋黑金鑄成的。

“只有指甲蓋那么一小塊而已,太少了,縱然古之大帝再生,想鑄極道兵器,也不夠用。”

葉凡略微心安,點了點頭,他想到了自己那塊拳頭大的凰血赤金,打造一枚金剛琢肯定是足夠的。

也許,萬不得已時,可拿它來拍賣,換取神源。

不過,不到山窮水盡時,葉凡絕不會拿出去拍賣,凰血赤金,千百世難尋出一塊,他打算留著自己鑄圣兵用。

最終,他離開了這片自由坊市。

圣城極盡奢華,什么都有,不僅有讓人奮進的妖王閣、圣主闕等,還有賭石坊、風月地、醉人居等,這是一個可激進,亦可消磨時光、頹廢光陰的魔城。

轉了大半曰,葉凡也不過走了一小片地域而已,不足圣城一角,此城實在太大了,從一端到另一端,據說將近百里。

“不行,我得去找李黑水,讓他介紹下此城。”葉凡覺得,這樣了解太片面,需要有熟人作為向導。

在來之前,涂飛已經告訴了他,如何尋到李黑水。

太陽落山前,葉凡來到一條古巷,走進一個很小的源石齋,終于找到了李黑水。

李黑水面龐黝黑,孔武有力,二十三四歲的樣子,是第八大寇李恒的孫子。

在來之前,涂飛曾對他言,李黑水要心機有心機,有手段有手段,人如其名,很是腹黑。

涂大嘴巴自嘲自己只會說說,而李黑水不僅說,還一定會做出來。

“小葉子,你現在可是個名人,北域無人不識君,放心好了,來到圣城找我就對了。”李黑水將涂飛的信看完,一拍胸脯,道:“先領你去放松一下。”

“你是地主,我一切都聽你的。”葉凡笑道。

“圣城有十大風月之地,妙欲庵、水月小筑、廣寒闕是最好的三個選擇,你來決定。”李黑水濃眉大眼,臉色黝黑,看著很樸實,但絕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葉凡先是一怔,而后哭笑不得,道:“咱們隨便找個地方喝兩杯,我主要是想向你了解一些圣城的情況,你給我好好的介紹一下。”

李黑水一擺手,非常霸氣,道:“今夜只談風月,不論其他,那些事情明天再說,你來了,我怎么能不好好的招待一下?!”

夜晚的圣城一片絢爛,漫天星輝垂落,如薄煙一般,落在城內,月華更是如水波,淌落下來。

“圣城可自動吞吐諸天星力。”李黑水解釋。

“此城太不一般了!”葉凡也只能這樣感嘆了。

“今晚,我們去妙欲湖。沒有想到安妙依出世了,這個東荒最美麗的女子來到了圣城,對于年輕一代來說絕對是一件大事。諸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子弟肯定要前去,今晚一定會很熱鬧。”李黑水嘿嘿的笑著。

(未完待續)

安妙依。。。。一本讀|WwんW.『yb→du→.co
巨大的湖泊畔,佳木蔥蘢,奇石羅列,絲竹悠揚,往來之人不絕,很多人路過這里都會駐足。

忽然,一艘玉舟劃破天際,來到大湖上空,云煙繚繞,霧氣迷蒙,點點彩霞閃爍,飄渺而圣潔。

妙樂陣陣,婉轉幽幽,飄蕩下來,讓人沉醉,如九天仙樂,動人神思,滌蕩人的心靈。

“妙欲庵的傳人來了!”

“安妙依,一定是她。早已聽聞,妙欲庵的女弟子將要出世,有些荒古世家的弟子都為她來到了圣城。”

“她是未來的妙欲庵主,難道真的來了,這樣的話,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估計又要明爭暗斗了。”

……玉舟泛五光十色,上面立有一名少女,一身雪白的衣裙,輕輕飄動,將她那完美的身軀勾勒的動人之極。

湖畔,絕大多數人都是修士,目力自然極好,能夠清晰的見到少女的容貌。

她如明珠吐霞,出塵多姿,秀麗無比,神秀內蘊,玉骨天生,容顏幾近完美,挑不出一點瑕疵。

葉凡也是心中一動,這個名為安妙依的女子,真的美麗之極,可與顏如玉媲美,挑不出缺點。

她不過十**歲的樣子,體態纖柔修長,如仙玉精心雕琢,氣質冷艷,如雪肌膚,似帶著寒霜。

“這一定就是安妙依,早就聽說過,她容貌無雙,東荒難尋,是一位絕代佳人,可惜生在這個門派,注定明珠蒙垢。”

有人搖頭嘆息,似是很遺憾。

妙欲庵,名聲真的很不好,不然也不會在圣城營風月之地,她們的修行與此有關。

不過,豐姿絕世的安妙依,卻沒有一點風塵之象,明艷而冷冽,像是冰玉之身,看起來出塵而圣潔。

這是一種很強烈的反差,不少人都猜想,她是一個絕代尤物,應是春水化成,而然真實情況卻是冰肌玉骨。

彩光點點,安妙依讀力在玉舟上,青絲飛舞,白衣飄動,不食人間煙火,似月闕中的仙子,比諸圣地的圣女還圣潔。

葉凡神色很平淡,他并不怎么相信此女天生這樣冰潔的氣質。

他覺得,妙欲庵是把握住了人心,本是一個聲名不好的龐大勢力,但卻塑造出這樣一個神女、圣女,完全是在利用人的心理。

因為,她們的修行,最終是玉蓮染塵埃,不可能終身明凈出塵,終要落入風月之地。

這樣無非是更吸引人,更讓人動心,塑造一個清高淡雅,不屬于人間的女子,只為更勾動人。

“你笑的很邪惡,打什么壞主意呢?”旁邊,曾經告知葉凡一些消息的那個男子問道。

葉凡笑了笑,道:“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妙欲庵很不一般,將禮物包裝的如此瑰麗,在此釣盡仙魚。”

“你在說什么?”

葉凡微微笑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塑造出一個天之極盡的仙子,然后滿足一些人,有機會將她打落凡塵,正如你所說,諸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也多半會被釣來。”

這名男子反駁,道:“你在亂說什么,安妙依出生時,伴生仙光,天生麗質,圣潔出塵,絕非粉飾。”

“這樣說來,我說錯了?”葉凡說什么也不會相信這樣的傳言。

“妙欲庵雖然名聲不好,但是安妙依的確出淤泥而不染。”這名男子很維護。

葉凡嘴角露出一絲淡笑,道:“你才見到,就已如此,果然是上乘者如妙欲庵,風月的是人心,而非色身。”

“刷”

光芒一閃,天空中的五色玉舟沒入大湖深處的天空中,那里瓊樓玉宇,云霧繚繞,一片迷渺。

“奴家安妙依,夜月湊琴曲……”天籟之音,自霧中的宮闕傳來,清晰而淡雅。

可是,仔細回味,卻仿佛醉到人的骨子里,高潔妙雅中,動人心旌。

安妙依來到圣城,這則消息快速傳了出去,皎月初升時,將在湖中湊琴曲,引起無邊熱議。

毫無疑問,今夜妙欲湖畔將人山人海。

安妙依出世,早有傳言,她是當今東荒最美麗的幾個女人之一,麗名傳天下。

如今,玉蓮未蒙塵,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弟子都會被引動而來。

葉凡離開妙欲湖,繼續走了下去,走了一個多時辰,也不過轉了圣城的一角而已。

繞過碧湖,他走入一條古巷中,也不知過去了多少年月,鋪在地上的石頭都被踩踏的光滑了。

總是見到恢宏的宮苑,連綿的殿宇,葉凡想進入這些古巷中,看看在這些犄角旮旯會遇到什么。

他七拐八轉,從古巷走出后,竟進入一片自由坊市,來到一片熱鬧之地。

葉凡很吃驚,這里雖然是一些地攤,與那些宮闕相比寒酸了不少,但是地上卻擺了不少好東西。

綠銅金精、赤紅玉髓、神血土、星辰石……各種珍貴的材料應有盡有。

很多東西,都是大黑狗想要搜羅來刻道紋的寶貝,在外界很難尋到,可是圣城的一個犄角旮旯里,都能夠找到。

這讓他不得不感嘆,圣城不愧為北域的中心,是天下風云際會之地。

這些東西只能擺在地攤上,像這樣的角落也不知道有多少,類似的自由坊市肯定多不勝數。

可以推測,在那些宏偉的樓宇宮殿中,一定會有更珍貴的東西。

葉凡轉了半圈,又見到了不少稀珍的藥材,玉蛇蘭、九葉鳳凰草、赤月果、烏玉神蓮……馨香撲鼻,絕對是珍品。

“只要有源,真是什么都能買到。”他有些感嘆,源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源是萬萬不能的。

葉凡轉了半個坊市,來到了賣石料的地方,這些攤位各自都只擺了幾塊石頭而已,看起來很普通,沒什么異常之處。

可是,葉凡卻有些心驚,這些石料都不簡單,竟沾染有一絲太初的氣息,一問之下,昂貴的離譜。

“年輕人買一塊石料吧,信譽保證,太初老坑的籽料,有時也會切出驚天的寶貝來。”一個老漢蹲在地上,向葉凡推售攤位上的幾塊奇石。

自由坊市人流很多,來來往往,不時有人停下。

葉凡一抬頭,頓時一驚,在自由坊市的上空,竟有一片懸空的宏偉天宮,巍峨不凡。

“那是什么地方,難道又是一處風月場所?”

“年輕人想什么呢,這是天妖宮的寶闕,是圣城的七大拍賣行之一,經常有絕世瑰寶在這里拍出天價。”旁邊的老漢道。

“懸空的拍賣行,真是奢侈……”葉凡一陣無言,好半天后才問道:“有神源嗎?”

“有,的確有,確曾拍賣過。”老漢認真的點頭。

“咝”葉凡倒吸冷氣,他覺得來圣城還真是來對了。

老漢道:“這有什么,天妖宮的寶闕,身為圣城七大拍賣行之一,什么都曾拍賣過,半年前曾展出過一卷古經。”

“什么?!”葉凡真的被驚住了,無上秘典乃是圣地專屬物。

“不是完整的,據說只是一卷殘經,只涉及到某一個秘境。”

縱然如此,葉凡也是深感吃驚,圣城果然不凡,連神源、古經這樣的神物都有拍賣。

老漢笑道:“年輕人第一次來圣城吧,呵呵,說起來數曰前天妖宮寶闕還拍賣過龍紋黑金呢。”

“不會吧,連這種東西也有得拍賣?那可是千百世難得一見的大帝的專屬圣物啊!”葉凡心中直跳,搖光的極道圣兵就是龍紋黑金鑄成的。

“只有指甲蓋那么一小塊而已,太少了,縱然古之大帝再生,想鑄極道兵器,也不夠用。”

葉凡略微心安,點了點頭,他想到了自己那塊拳頭大的凰血赤金,打造一枚金剛琢肯定是足夠的。

也許,萬不得已時,可拿它來拍賣,換取神源。

不過,不到山窮水盡時,葉凡絕不會拿出去拍賣,凰血赤金,千百世難尋出一塊,他打算留著自己鑄圣兵用。

最終,他離開了這片自由坊市。

圣城極盡奢華,什么都有,不僅有讓人奮進的妖王閣、圣主闕等,還有賭石坊、風月地、醉人居等,這是一個可激進,亦可消磨時光、頹廢光陰的魔城。

轉了大半曰,葉凡也不過走了一小片地域而已,不足圣城一角,此城實在太大了,從一端到另一端,據說將近百里。

“不行,我得去找李黑水,讓他介紹下此城。”葉凡覺得,這樣了解太片面,需要有熟人作為向導。

在來之前,涂飛已經告訴了他,如何尋到李黑水。

太陽落山前,葉凡來到一條古巷,走進一個很小的源石齋,終于找到了李黑水。

李黑水面龐黝黑,孔武有力,二十三四歲的樣子,是第八大寇李恒的孫子。

在來之前,涂飛曾對他言,李黑水要心機有心機,有手段有手段,人如其名,很是腹黑。

涂大嘴巴自嘲自己只會說說,而李黑水不僅說,還一定會做出來。

“小葉子,你現在可是個名人,北域無人不識君,放心好了,來到圣城找我就對了。”李黑水將涂飛的信看完,一拍胸脯,道:“先領你去放松一下。”

“你是地主,我一切都聽你的。”葉凡笑道。

“圣城有十大風月之地,妙欲庵、水月小筑、廣寒闕是最好的三個選擇,你來決定。”李黑水濃眉大眼,臉色黝黑,看著很樸實,但絕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葉凡先是一怔,而后哭笑不得,道:“咱們隨便找個地方喝兩杯,我主要是想向你了解一些圣城的情況,你給我好好的介紹一下。”

李黑水一擺手,非常霸氣,道:“今夜只談風月,不論其他,那些事情明天再說,你來了,我怎么能不好好的招待一下?!”

夜晚的圣城一片絢爛,漫天星輝垂落,如薄煙一般,落在城內,月華更是如水波,淌落下來。

“圣城可自動吞吐諸天星力。”李黑水解釋。

“此城太不一般了!”葉凡也只能這樣感嘆了。

“今晚,我們去妙欲湖。沒有想到安妙依出世了,這個東荒最美麗的女子來到了圣城,對于年輕一代來說絕對是一件大事。諸圣地與荒古世家的子弟肯定要前去,今晚一定會很熱鬧。”李黑水嘿嘿的笑著。

(未完待續)




最新章节:玄天道莲

更新时间:2021-05-14

最新章节列表
她比我可怜
烟突山特训Ⅱ
白光离开(四更)
我就是一个暴发户
辣手摧花
兄妹冲突
心事儿
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今夜天上有星星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好戏
第2章 全体出动
第3章 快慢之道
第4章 满月将至
第5章 牛刀小试
第6章 一张照片
第7章 天降横财
第8章 箫浮生
第9章 宝库(五更完毕)
第10章 灵峰与狗
第11章 励志故事,创造奇迹
第12章 人生难遇一对手!
第13章 灵气之雨
第14章 全员团灭
第15章 青年富豪
第16章 年轻的王者
第17章 别太过分
第18章 收徒
第19章 非人类
第20章 态度转变了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025章节
历史相关阅读More+